{page.title}

企业不服人社局工伤认定提起诉讼 广东清远中院

发表时间:2021-10-12

  职工在工作时间突感身体不适,欲前往工具车中休息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是否能认定为工伤?近日,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佛冈某公司诉佛冈县人社局、清远市人社局工伤保险资格认定及行政复议纠纷作出二审判决,对公司职工洪某东在工作时间内因突发疾病而死亡的事实予以认可,驳回该公司的诉讼请求。

  2020年6月13日约16时27分许,佛冈某公司职工洪某东在工作过程中感到身体不适,遂前往停放在工作区域的工具车休息,在上车过程中不慎摔倒,不省人事。16时45分被送至佛冈县中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8时死亡。经洪某东家属申请,佛冈县人社局调查核实后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洪某东的死亡视同工伤死亡。佛冈某公司对该工伤认定不服,遂提起诉讼。

  根据查明的事实,一审法院认为,洪某东的职业为电工,工作范围是在佛冈某公司,工作时感到身体不适,遂到一台工具车副驾驶位休息,此时休息地点也是工作岗位的延伸,符合常理。

  一审判决指出,洪某东的死亡原因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致心律失常死亡,根据医学解释,符合突发疾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佛冈县人社局认定洪某东的死亡视同工伤死亡符合法律规定,遂驳回佛冈某公司诉讼请求。佛冈某公司不服,向清远中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对一审判决予以维持。

  清远中院负责该案的承办法官表示,认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应当充分考虑职工的工作性质、职务、工作方式等因素。本案的用人单位对死者在工作时间内因突发疾病而死亡的事实予以认可,其主要对死者的工作岗位存在异议。死者的职业为电工,拉菲在中国:中国也能酿造高端“拉菲”红酒,工作性质决定了工作方式和工作地点具有一定的流动性和不固定性,事发地点亦属于公司范围内,故佛冈县人社局据此认定死者在事发时处于工作岗位上,并无不当。

  职工在工作时间突感身体不适,欲前往工具车中休息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是否能认定为工伤?近日,广东省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佛冈某公司诉佛冈县人社局、清远市人社局工伤保险资格认定及行政复议纠纷作出二审判决,对公司职工洪某东在工作时间内因突发疾病而死亡的事实予以认可,驳回该公司的诉讼请求。

  2020年6月13日约16时27分许,佛冈某公司职工洪某东在工作过程中感到身体不适,遂前往停放在工作区域的工具车休息,在上车过程中不慎摔倒,不省人事。16时45分被送至佛冈县中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日18时死亡。经洪某东家属申请,佛冈县人社局调查核实后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洪某东的死亡视同工伤死亡。佛冈某公司对该工伤认定不服,遂提起诉讼。

  根据查明的事实,一审法院认为,洪某东的职业为电工,工作范围是在佛冈某公司,工作时感到身体不适,遂到一台工具车副驾驶位休息,此时休息地点也是工作岗位的延伸,符合常理。

  一审判决指出,洪某东的死亡原因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致心律失常死亡,根据医学解释,符合突发疾病在四十八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佛冈县人社局认定洪某东的死亡视同工伤死亡符合法律规定,遂驳回佛冈某公司诉讼请求。佛冈某公司不服,向清远中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对一审判决予以维持。

  清远中院负责该案的承办法官表示,认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应当充分考虑职工的工作性质、职务、工作方式等因素。本案的用人单位对死者在工作时间内因突发疾病而死亡的事实予以认可,其主要对死者的工作岗位存在异议。死者的职业为电工,工作性质决定了工作方式和工作地点具有一定的流动性和不固定性,事发地点亦属于公司范围内,故佛冈县人社局据此认定死者在事发时处于工作岗位上,并无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