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中国新闻周刊文章:林一峰孤独的孩子不寂寞

发表时间:2021-10-07

  不打榜、不买奖、不上KTV,一个很难在唱片宣传媒介听到的声音,香港连续六场演唱会的门票都在一天内售完;四年七张创作专辑,没有引进版却拥有大批的内地歌迷甚至死忠Fans;为了保护他,希望更多人购买他的原版唱片而不是下载MP3,歌迷自发拒绝将歌词发到网络上

  作为香港城市民谣年轻一代的创作人兼独立音乐人,6月3日,林一峰首次在北京开唱,他的好人缘与好音乐一样让人惊诧。让人难免联想到10天前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唱自己的歌——胡德夫及野火乐集演唱会”,一港一台的两代代表性民谣歌手分别在内地开唱,不同的音乐力量带来的都是最原始、最直接的感动。

  2007年6月3日晚十点,“林一峰@3G门户北京唱游”音乐会,千余人共同见证这样的开场——灯光暗下,林一峰立于舞台投影幕后,只看得到弹吉他的黑色剪影,被誉为“全香港最干净的一把声音”响起,全场安静了:天上的星星,为何像人群一般的拥挤呢?地上的人们,为何又像星星一样的疏远出乎歌迷意外,开场曲不再是《突然独身》,竟是齐豫的《答案》。

  2004年8月,林一峰香港首次大型个唱。歌迷用文字写下祈祷:希望下次再开演唱会,开场曲不再是《突然独身》。那是他第一张唱片《林一峰的床头歌》中第一首歌。林一峰仍以《突然独身》作为自己音乐会的开场曲,一唱三年。

  当唱到“天上的星星”,舞台后方真的亮起盏盏星光,紧接着一首写给陈奕迅的《谢谢侬》,林一峰在掌声中走到台前,吉他快速划破舞台的黑暗,笼罩在一片温暖的亮光之下。

  这是一场内地歌迷期待太久的演唱会。就像一位朋友说的:这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

  开场之前观众聚集太多,不得不安排提前进场,导致音响调音工作未能按计划完成。然而,这仍是一场接近完美的音乐会——是音乐会,不是演唱会,因为这里只有音乐与心情道白,从头至尾没有华丽的服装表演。

  那条破破的牛仔裤,林一峰从第一场音乐会就开始穿,就像每次音乐会他必然动情落泪,唱到High。舞台上的他用最简单的方式,弹吉他唱歌,讲自己的心情故事,成就“一峰一人一吉他”的传奇。

  原本不应该成为传奇,只是我们这个时代很少再听到、看到这样干净的音乐会,扑面而来的青春场景以及生命悸动,久违了。

  对于不熟悉林一峰的观众来说,也会有许多回忆可以追寻,那就是他重新演绎的台湾老歌——这个在香港出生长大,以粤语为母语,却喜欢听台湾歌的小孩,17岁那年在电台听到潘越云的《飞》,惊为天人,感动落泪。第二天就用全部积蓄去买潘越云的卡带,其中一盘就是《回声》,里面还有年轻时齐豫的声音。

  年少的时光,他埋首香港二手唱片店,沉浸在台湾滚石音乐的辉煌当中,而不去管这对一个香港小孩来说多么孤独。拿起吉他尝试写自己的城市民谣,到成立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再到制作自己的第一张创作专辑,他所有的努力不过想重现那个时代的某些气息,并执意相信,人心依然单纯,世界依旧美好。

  林一峰的每一场演出都有惊喜,这次也不例外。你不知道他弹吉他时会意外抓到哪个和弦,也许就会突然唱起某首事先并未安排的歌,也不知道他会讲些什么话,会在哪首歌落泪。

  北京这一场,他用得最多的是大哥李宗盛送的手工吉他,他也特别安排一个环节,演唱李宗盛创作的《给所有单身女子》与自己创作的《与你共枕》,两首歌放在一起,竟成为一种情感延续。

  他唱的每首歌都会让人感动,无论是自己创作的《重回布拉格》,还是翻唱潘越云的《飞》、齐豫的《觉》——虽然自己的作品足够一场音乐会,他却愿意演唱别人的歌,通过这种方式呈现自己被音乐打动的过程。因为这个单纯的小愿望,竟意外听到郁冬创作的《虎口脱险》,林一峰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敬意:“好希望这首歌是我写的。”

  他的创作总会涉及某些细节的画面,有时候与爱情有关,有时又不是。旅行途中,在异国冬雪的寂静车厢,他听到陌生人吸烟的声音,那么一点点地燃烧,却成就写给父亲的《烟圈与肥皂泡》。

  舞台上的林一峰有一种久违的明星光彩,他会把每一场音乐会都当作最后一场,这样的态度,也让人尊重。

  不得不提到当晚的嘉宾“山谷里的居民”,这也许是内地最好的民谣组合。某次民谣演出,第一次听到主唱小娟仿若天籁的歌声,作为观众的林一峰瞬间呼吸停止,那种感觉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太美了!习惯在个唱独自从头唱到尾的他,这次主动邀请“山谷里的居民”担任嘉宾,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音乐会开始前三天。

  他们在舞台上以一曲考验合声的《梦田》揭起音乐会的另一高潮,两个人的音色都属于干净的类别,加上于宙的鼓与口琴,还有黎强的吉他,营造出一种和谐的梦幻。小娟演唱原创作品《山谷里的居民》,再与林一峰合作气氛活跃的《我的家》,他调皮地更改歌词:我的家,在那珠江三角一个小地方啊,到处是高楼,全部是灰色的;我的心,只是香港一个小小的地方啊,到处是青草,全部是绿的

  小娟的出场让很多人首次惊艳,也是一种悲哀。真的有那么多人从来没有听过小娟,可是这支乐队已经唱了十年,拥有五六十首原创作品,却至今没有一张原创专辑(去年出版第一张老歌新唱专辑),没有过一场专场音乐会。

  没有安可,唱过《爱的代价》,已经数度哽咽的林一峰终于泪流满面,有人在喊“不要哭”。他把麦克风指向观众的方向,与大家一起用粤语低声清唱《The Best Is Yet To Come》,手机屏幕荧光挥舞的场面再次重现。

  还有小娟、胡德夫,他们也是。这一次民谣的回归,影响力正在壮大,看起来仍可延续,只是沿途太需要掌声的鼓励,以及各种实际的支持。

  做音乐真的是很孤独,独立音乐人更加孤独,希望像林一峰自己说的:我只是孤独,但并不寂寞。高发癌症早筛指南出台 中国癌症防治水平将迈上